分享文章

【書摘】〈賭博——玩樂與沉迷之間〉——《生活倫理學》

賭博是人類社會裏廣泛存在的現象,在悠長的人類歷史之中,社會制度(特別是宗教及政治制度)對賭博都有不同的觀感,以及不同的應對手段。

筆者最覺得驚喜的,是遠在 1891 年的美國,就有人對賭博這人類行為,羅列出一系列非常有意義的問題,足以供學者和一般市民大眾參考:

甚麼是機會(chance)?它怎樣影響所有人及圍繞他們的努力?賭博最廣義來說是甚麼?賭博遊戲 (gaming)是否根本錯的,即是絕對罪惡的?⋯⋯這種傾向(propensity)為何會存在?它是否人類天性無可避免的傾向(tendency)?道德是甚麼?賭徒和其他人有甚麼不同?他這種關切(occupation)和日常事務應該如何分辨?一個人的行為在甚麼程度上要受社會支配(dictated by society)?本質上應受懲責的(punitive)和不應受懲責的(行為)如何分辨?甚麼是一個國家權力處理人類慾望(appetites)及傾向的 20 生活倫理學限度?規限的法例(sumptuary laws)是否有效?⋯⋯ 法律是否可根除這些內在傾向?法規(statute)是否能夠轉化性格?道德是否可能透過立法深入人心? 在道德領域上,政治家和社會革命者的政策應該是甚麼?如果法律不可能根除這些激情,它們應如何受到管制(regulated)、導向(directed)、教育及淨化?〔1〕

可供賭博的往往有遊戲及娛樂性質,故此賭博往往被冠以「博彩遊戲」或「博彩娛樂」的名稱。

賭博的正面特質和功能

賭博既然是一種廣泛的人類行為,甚至深受某些人喜愛,它肯定有一些有意義的特性或性質,也可能達到一定的功能,才會對不少人有相當大的吸引力而使他們參與其中。 事實上,可供賭博的往往有遊戲及娛樂性質,故此賭博往往被冠以「博彩遊戲」或「博彩娛樂」的名稱(香港賽馬會就是以博彩娛樂來標籤其包攬舉辦不同方式的賭博)。 賭博的其中一些方式的確是遊戲,或者一些遊戲可供賭博,例如打麻將、玩紙牌及擲骰子等,它們最受歡迎和普及的方式是二人或以上的玩樂及論輸贏,因而涉及金錢等「賭注」。這些活動自然有一定的功能,和遊戲的功能相似:〔2〕

(1)鍛煉(gymnastics)——賭博受到歡迎乃因它涉及技巧,如打麻將、橋牌及不少牌藝,都不單只是純幸運,也涉及技術的應用,可以增強記憶、或然率的估量、心理的推測及技巧的運用等。這些活動肯定有益智的作用,使人更精明、更適應「生存」(survival)、「征服」(conquest)及「贏取」 (gain)。

(2)玩耍(play)——遊戲和賭博一樣可以自身就帶來快樂。更有趣的是,兩者均可有兩個極端的表現﹕一方面, 生活沉悶的可透過遊戲及賭博得到刺激;但另一方面,生活過度緊張亦可透過遊戲及賭博得到一點舒緩或排解,而兩者都會帶來快樂。

(3)溝通(communication)——人類玩耍及賭博最廣泛的特色是它是一種群體的活動,因此在賭博研究之中,也肯定人類是喜愛互動及競爭性的玩耍及賭博,這種賭博方式也泛稱「社會賭博」(social gambling)。社會賭博不單是互相學習比劃爭勝,也達到聯誼的目的,充分顯現人是社會動物的天性。

(4)治療功能(therapeutic function)——當代醫學界都基本上肯定遊戲及社會賭博的方式可以使老人繼續運用智力、增加活力和溝通能力,更可藉小額賭注所引發的刺激, 減低患上老人痴呆(senile dementia)的機率。

賭博者在社會賭博中,希望得到的是「社會多於金錢得益,(贏來的金錢)連繫着的認同(recognition)、地位 (status)及同儕讚許(peer approval)更重要。

賭博的負面特質和影響

不少宗教及社會道德意識比較強烈或保守的人士,往往指出賭博有不少負面的特質和影響:

(1)由於不少的賭博是基於局部或全部或然率,參與賭博會被形容為守株待兔或是投機取巧。無疑,人類喜歡心存僥倖,喜歡碰運氣,但這種行為基本上沒有對他人造成傷害,只要能為當事人帶來樂趣,道德主義者為何不樂見其成,反而加以嚴苛批評呢?

(2)批評賭博行為更容易被理解的,是賭博者往往被指摘有貪婪(avarice 或 greed)的心態,希望不只不勞而獲, 而是取得他人所有,社會賭博或聚賭就是這種心態的表現方式。我們不能否認財富是一種可欲的東西,每個人生存在世,一定要擁有及支配一些財產,才能生存得好,Romain, J. H.就疑問:參與賭博的人是否一定比常人更貪婪?〔3〕 事實往往說明賭博者遠遠不比社會上金錢犯罪的人貪婪。Reith, Gerda更指出賭博者在社會賭博中,希望得到的是「社會多於金錢得益,(贏來的金錢)連繫着的認同(recognition)、地位 (status)及同儕讚許(peer approval)更重要。」〔4〕 他進一步解釋賭博者往往不是為贏錢而賭,而是「用錢」來賭,「事實上,當他們不斷贏的時候,他們很快因為沒有挑戰而覺得沉悶」〔5〕 。賭博者只要不是用欺騙的手法,即使利用較高的技 術及較好的運氣贏取錢財,也不是罪行。

(3)遊戲和賭博往往被認為是不事生產、益少害多的活動。人生苦短,有意義的事很多,花時間、精力及錢財在賭博上,是很奢侈、耗費、甚至耗損生命的活動。很明顯,遊戲和賭博往往涉及非常重複的行為。下注——玩耍——贏輸,看起來很單調的,但對遊戲或賭博者,每一次都是新的刺激和經驗,不喜歡這種活動的人,能否以自己的喜好來否決他人的活動、參與和感受呢?〔6〕 至於賭博是否不事生產, 反對者可以指出投資者及資本家往往不用做甚麼,就賺取巨大的財富,他們承擔的風險小及活動程度低,肯定更不事生產!〔7〕 生活不應只是生產,也應該包括娛樂,只要是在正常工作以外及屬於消閒賭博的遊戲且是廣泛受歡迎的活動,就不應被定性為奢侈頹廢及損耗生命的行為。

賭博是人類遊戲活動的一種,遊戲和賭博同樣有勝負,勝了就帶來更大的滿足感,兩者往往涉及一點技術,但更涉及運氣。

賭博的社會現象與生態

賭博是人類遊戲活動的一種,遊戲和賭博同樣有勝負,勝了就帶來更大的滿足感,兩者往往涉及一點技術,但更涉及運氣。例如打麻將和打橋牌,就涉及技術,有技術的會容易贏,但若單講技術,那遊戲就失去很大的吸引力。當運氣的因素也加進來,甚至佔很大比例,則一般技術不佳的也願意加入,一則憑運氣的贏面更大會更吸引,二則也可視作參與一種技術訓練。賭博和一般非賭博的遊戲最重要的差異, 是它涉及一定的注碼利益,遊樂場的遊戲要參加者付錢,而勝利者往往可得到比付出的金錢更為名貴的獎品,這已經可以視為一種賭博,而其他涉及大額金錢回報的遊戲,就更是賭博了!明顯的例子是賭場的賭博,如二十一點、百家樂、 骰寶、老虎機及輪盤等,而香港和不少國家更有賽馬。更受歡迎及群眾化的是六合彩及在相關的或然率機會下中獎的賭博方式。不過,在這些賭博方式以外,投資市場也是一種重要的賭博方式,儘管正式買賣股票作長線投資並不應算做賭博,但是短期移動大量資金炒作一些股票急升急降的炒賣行為,也是接近賭博的一種。更明顯的,是所謂「投資市場期權」的「投資」方式,如買空、「孖展」(margin)、「牛熊證」、 「炒槓桿」的行為,涉及的贏輸是多倍於正常的投資活動。其實,連炒賣樓宇、甚至買保險都可能涉及投機而算是賭博的方式。


1   Romain, J. H(. 1891), p.11-12.
2  Goodman, Nelson(1976), p.256-258.古特曼這本經典美學理論的作品, 提到藝術有三種目的,是「鍛煉」(gymnastics)、「玩耍」(play)及「溝通」 (communication / conversation),正和遊戲及賭博的特質和功能吻合。
3  Romain, J. H(. 1891), p.86.
4  Reith, Gerda(1999), p.146. 另外,Walker, Michael B. 在他的研究中, 也同樣強調:「賭博提供人們一種挑戰,…… 挑戰他們的變通能力 (resourcefulness),堅持力及堅強的意志,……戰勝制度,……及累積大量財富,……」(“A Sociocognitive Theory of Gambling Involvement”在 Eadington, William R. & Cornelius, Judy A(. Eds.)(1992), p.373.)
5  同註 4,p.147。
6  Romain J. H(. 1891), p.90「. 除了當事人,誰可以決定一個品味及消費 (expense)的問題呢?」
7  同註 6,p.91。

生活倫理學
主編 / 莫家棟、余錦波、陳浩文
出版 / 匯智出版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23

同流讀戲劇場2017-18《不期而遇的男人》

8:00pm-10:00pm

24

《而又彷佛》羅樂敏的詩集分享會

7:3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