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二月選書/《文具物語:寫於超時空書桌的歷史》

linepaper編按:文具用得多,但你清楚它的歷史嗎?手中的鉛筆、擦膠等,又蘊藏著甚麼故事?資深玩具收藏家、「銀の文房具」店主鍾燕齊,從四十年代開始談起文具的發展史:香港淪陷時期,學生使用的文具均從日本進口,令日系文化登陸香港;文具店隨戰後天台學校的興起應運而生,成為當時孩子的聚腳點……雖然部分老文具已被時代淘汰,電腦亦日漸取代文具,但看著本書展示的近1,000件文具,不禁令人懷念用鉛筆擦膠做功課的日子。以下為非凡出版授權轉載《文具物語》的〈毛筆〉一章:

毛筆,是華人社會中不能不提的重要文具,不論中國、韓國、日本、台灣等國家,都有使用毛筆的歷史和習慣,而香港的文具店都必然有這項產品,而且款式眾多,用途亦十分廣泛,要認識和準確購買一枝適合自己的毛筆,都是一個學問。記得小時候進入文具店跟老闆說要買毛筆的時候,老闆第一句就會問你是抄寫用還是習字用。當時作完一篇文後,老師批改完畢會要求學生重新謄寫一次,即謄文--抄寫,而適宜抄寫的毛筆筆鋒是比較短和幼細的;如果是習字的話, 毛筆筆鋒就比軟長和粗壯;而用於美勞堂畫水彩畫的毛筆又不同。

毛筆的拍檔:墨盒、墨棉、墨汁

說到毛筆、墨汁和紙張,古時文房四寶乃紙筆墨硯, 後來以漸漸以墨盒、墨汁、墨棉取代硯的功能,現在來說,墨盒可是文具界的老前輩啊!傳統中國製造的墨盒多以金屬製造,主要採用黃銅或者白鐵作物料。黃銅較高級,白鐵則較平民化。到了五十年代,香港開始生產塑膠墨盒,其顏色鮮艷、易於清洗、方便攜帶(因以塑膠製而十分輕便),但我個人還是喜歡用黃銅製的金屬墨盒,因為四周刻有一些具藝術氣息的圖畫及詩句,更配合使用毛筆書寫或作畫的氣氛。所以,塑膠工業技術的確帶來產品的多樣化,但同時使物件失去了傳統藝術的獨特韻味和特色。

 

毛筆而墨盒內使用的棉花,其實十分講究!要真正準確地配搭和發揮到毛筆及墨汁之間的功能,就要用真正的絲棉—— 不能使用普通藥棉,因為藥棉吸收了墨汁的水分,蓋上後在封閉的環境內沒有足夠空間讓空氣流通,會產生發酵作用,從而滋生微生物及細菌,令墨汁發出惡臭。當時老一輩會教我們滴兩至三滴燒酒到墨盒內,因為酒精有殺菌作用,能辟除臭味。方法十分簡單,也算是民間智慧!

墨盒、墨棉俱備,只要加上墨汁,便可使用毛筆書寫了。香港六十年代前製造的墨汁,仍採用玻璃樽作容器,因為當時塑膠剛開始普遍流行,加上早年訂購的玻璃樽容器是以大批量生產,所以即使塑膠開始普遍,生產商都考慮到要先把早前訂購的玻璃容器使用完畢才改以塑膠代替。

寫一手好字之必要

七十年代前的香港,毛筆的使用率極高,可說是隨處可見。而毛筆、墨汁和紙張,在當時來說是不可缺少的文具三寶,各行各業都會用到。如果能夠寫得一手好字,就算沒有高學歷,也會比較容易找到工作,如酒樓、果欄、米舖、冰室掌櫃、寫信人、家禽販買等等,都需要寫字的人;而寫得一手好字,除了工資會較同等級的同事高,晉升的機會也比較高,例如酒樓侍應可能很快就能升為部長或經理、藥材店或其它店舖的員工也會因此而有機會升為掌櫃。所以,練得一手好的毛筆字,在執業上有絕對優勢,是重要的謀生技能。

不少香港老照片,都展示了戰前二十世紀初至戰後六十年代初的風貌,如開滿商舖的老街道,招牌琳琅滿目,如疋頭行、照相館、餅家、士多、書局、藥局等,都是香港的傳統行業;而這些商舖招牌都是以中國毛筆書法為主調。這可不是用相同型號毛筆寫出來的效果,所以各具個性,不像電腦字款般千篇一律。除此之外,日常生活也時常會用到,包括六七十年代曾經盛行的字花(民間流行的賭博方式)。那時,全盛時期一天開三次,分早、午、晚開出, 賠率是一賠三十。高峯期時,全港有三百多檔!可想而知,各大小字花檔使用的毛筆、墨汁和紙張分量有多龐大。所以,以上工種的需求也直接影響當時的紙張、毛筆、墨汁市場。

出來工作當然要有自己的名片了。現在的名片十居其九都是由電腦設計稿件再進行批量 印刷的;而在電腦仍未普及的七十年代,人們的名片是請印刷公司用「執字粒」的方式設計排版出來的。那在「執字粒」出現之前,卡片是否要一張張手寫出來?其實在五六十年代,香港確實有人專替人以毛筆寫一張有個性的卡片樣版出來,所以很多老卡片都是手寫字,這也是七十年代前的香港文化特色,就像現在海外遊客來到香港要找人替他們寫中文洋名一樣。

總而言之,生於過去的香港,只要一筆在手,就能求存。這是中國社會一個十分有趣的現象,除了能傳承中國文化,更能糊口。相對今天,寫毛筆字變成了興趣消閒,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文具物語:寫於超時空書桌的歷史
作者 / 鍾燕齊
出版 / 非凡出版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22

丹.布朗(Dan Brown)

23

甄拔濤改編陳冠中小說《建豐二年》

8:0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