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活現香港專欄】1941年的「On this day」

Facebook新推出 「On this day」的功能,讓人能夠回首過去的同月同日,自己曾在臉書書寫過的點點滴滴。臨近聖誕節,若果我們為戰時的香港大學馮平山圖書館主任陳君葆先生製作一個「On this day」,參考他所撰寫的日記(《陳君葆日記》),每一日的條目盡皆平實,所記錄的卻是驚心動魄。

圖攝於1941年,日軍首日空襲中環。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七日 星期日

今日下山天氣很好,在海邊候船時足坐了一點看海上帆影波光。晚一點小輪靠岸,回家裡氾澡吃飯畢,原來港督已於六點鐘下全體動員令。情形似乎很緊張了⋯⋯

「十二月十八日 星期四

被困已十日了,晨八時便起聞空襲。九時早飯在機槍與槍炮聲中極鎮靜中畢事。十時轟炸中發現銅鑼灣方面起大煙,料火油倉已遭炸了……整日炮聲轟炸至七時猶未已。旭走避來此,其鄰居已落彈,國泰門前亦落一彈。

晚炮轟極烈至十時後始稍止⋯⋯

「十二月廿五日 星期四

心悶不過,思兒鬱鬱不樂⋯⋯」

香港於1941年聖誕日終告淪陷,日治期間陳君葆先生仍出任港大圖書館主任一職,當時軍政府正積極搜查香港的各類珍貴善本書籍,並取其珍藏寄回日本。面對如此情況,香港的文物、書籍、檔案均面臨生死存廢之機,惟陳君葆先生不論書籍或檔案,盡皆悉力爭取保存,如:

「(一九四三年)二月十七日 星期三

晨到調查班,與堀內先後分別到郵政局樓上和西環海旁「總督部材料倉庫」看各存的書籍。郵局那一批有不少英國醫學會的書籍,雜志也不少;材料倉庫的一批,有一部份是從渣甸洋行移來的,所以有裴德生的書,也有E.C. Ma的書,但馬是何人,想像不出。此外這倉庫裡有廿多箱中文書籍,據說是一間書店補封後而撤到那裡去的,其中不少開明書局的書。總督部的人本擬把它拍賣或焚掉,但我堅持以為應統通移到館內去,然後分別揀擇定取。下午我在調查班遇浜本,彼亦以為然,遂決定完全搬取。」

「二月十九日 星期三

今日晨從總郵局樓上搬回館中,計前英國醫學會藏書約三百七十冊,期刊約一千二百冊,此外尚有生死註冊處檔案之十餘件⋯⋯」

「三月八日 星期一

午飯後遇司徒永覺。他問我圖書館進行如何,我大概對他說說最近的情形,並告訴他郵政局樓上醫學會的書籍和生死註冊處的冊籍日前也搬進圖書館去了……」

又一年的聖誕節,從他的日記裡,我們能夠看見戰爭期間雖然資源匱乏,但陳氏仍然有予小孩甜食作為節日慶祝。

「(一九四四年)十二月廿五日 星期一

約十點餘劉纕英攜三個小孩子來訪,並以蜜漬菠蘿兩罐見貽,可惜家裡一應吃食的東西都沒有,只得給幾片新出蔗糖與她的小孩子吃。又記得去年聖誕她來時,我們還有炒米飯拿出來吃,今年連這個也沒有了,分別如此之巨。

昨日頻來空襲,許多人均以為今日將更利害,可以雖然兩次警報,但沒有機入市空,聖誕日似乎比較安靜些了。

對聖誕花作:

『去年聖誕花,撥霧山頭見,

秋水倚長空,卻憶春風面。

今年聖誕花,寂寞閒庭院,

小立又斜暉,依舊沉淦徧。』」

香港的部份舊檔案幸得他所保存,並在香港重光時重新交回政府,他於重光後寫到:

「(一九四五年)十月十三日 星期六

……事畢轉往大學看司徒永覺派人來搬取生死註冊簿曾否搬完。一面更寫稿,約十二時許羅四維打電話來,說王文耀已病好了,要我幫忙同一往見維克醫生,因約好了禮拜一同他去一走……在牛奶公司午餐後,乃往羅文惠寫字間出席會議……」

小思曾撰文談及此段事情,提到陳君葆的日記和他所保護的檔案,特別是當中的「生死簿」,亦即生死註冊處的冊籍,保護了戰前出生市民的身份憑據;與此同時,他拯救了無數書刊檔案,可以說得上是功德無量,但在日記的字裡行間,卻無半點誇耀之感,平實平淡。

聖誕前夕讀著屬於陳君葆先生的「On this day」,慶幸今夕聖誕普天同慶,沒有烽火連天,但他所保護及珍重的歷史記錄,我們有責任繼續保護下去。

陳君葆日記
作者 / 陳君葆
出版 / 商務印書館

活現香港 Walk In Hong Kong

活現香港提供匠心獨運、知識與趣味並重的導賞團及文化體驗。我們的團隊成員來自各行各業,既是旅遊狂熱份子,也是對家鄉充滿感情的地道香港人,十分願意與您分享香港獨特有趣的故事,並熱衷展現香港最後真摯的一面。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23

同流讀戲劇場2017-18《不期而遇的男人》

8:00pm-10:00pm

24

《而又彷佛》羅樂敏的詩集分享會

7:3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