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葉曉文專欄】裸露人性暗面的黎紫書:《獨角戲》

近期開始寫小說,於是又翻閱不同作家的著作,尋找氣質相應的作品,而馬來西亞作家黎紫書的作品集《獨角戲》,在我眼前閃著耀眼之光。黎紫書原名林寶玲,1971年在馬來西亞怡保出生。除了在馬來西亞文壇綻放光采外,她的寫作同樣獲得兩岸三地肯定,屢屢獲獎。《獨角戲》收入作者1996年至2009年共13年時間內,所創作的14篇短篇小說、20篇微型小說以及10篇散文。

短篇小說中,我尤其喜歡〈國北邊陲〉及〈天國之門〉兩篇。〈國北邊陲〉視角獨特,短篇小說中以「你」為主角。「第二人稱敘述」在中國文學傳統下並不常見,作為女性作家,黎紫書更是從男性的角度看男性,講述「你」的曾祖父曾宰食山中奇獸,自此得怪病,並成為了家族詛咒,家族內男子30必亡;「你」年近30,在這陰霾下病情漸顯,因而開展尋藥旅程。故事發生邊緣地區,「你」在死亡陰影下獨自尋找「莖直立,枝又翅狀銳稜,葉互生,長倒卵形;透奇腥,莖葉有劇毒」的龍舌莧, 植物的特性更是「無根,屬水中的寄生科,莖內虛空」,種種細節令故事更添滄涼、絕望、孤獨之感。

另一篇〈天國之門〉也能觸動我心。小說中林傳道與母親之間關系曖昧,母親把他當作父親的替身,他則享受母親的撫弄更甚於暗中的自慰。母親死後他沉溺於生過三個孩子的彈鋼琴女人,那一副母親的身體吸引著林傳道,並「因為擁抱她而擁有了自己」。整篇瀰漫伊底帕斯情結,種種錯愛交纏,痛苦扭曲卻引人入性。

〈蛆魘〉也教人怵魄動心。篇中的「我」是一隻已經死去的女鬼,從溺死的水底爬出,回到陰森的屋子,揭視家族成員的種種劣跡:年老體衰的爺爺已近半盲,但仍然不放棄性慾,甚至不惜利用家暴與恐嚇,讓無辜而稚幼的智障孫子做出違背常理的性行為,以滿足自己卑劣的慾望。

黎紫書筆鋒剛勁,她對成長之地具細緻觀察,字裡行間反映當代市井風情,著墨描摹寫實的民間生活,並探尋人性罪惡與欲望,敘事基調陰鬱,甚至有「血淋淋」殘忍之感,閱讀前最好有適當的心理準備。

獨角戲
作者 / 黎紫書
出版 / 明報月刊

葉曉文

香港作家、插畫家;曾獲香港青年文學獎小說公開組冠軍;著有《藉著此書說愛你》、《殺寇》、《尋花》及《尋花2-香港植物原生手札》。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22

丹.布朗(Dan Brown)

23

甄拔濤改編陳冠中小說《建豐二年》

8:0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