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陳曦成專欄】自傲的訊息雕塑家——Irma Boom

"I think of my work as being commissioned by 'commissioners' rather than by clients: a collaboration on equal terms in freedom and trust." ——Irma Boom, Dutch Book Designer

荷蘭書籍設計師Irma Boom女士。

Irma Boom位於荷蘭阿姆斯特丹的設計工作室。

荷蘭書籍設計師Irma Boom稱其客戶為「Commissoner」,目的是摒棄固有設計師與客戶的「賓主」概念,而視雙方為平等的合作夥伴關係。Boom是現今書籍設計界神檯級的設計師,當然能與客戶平起平坐。讓我們來看看她的故事。

Irma Boom早年於恩斯赫德的AKI藝術學院唸平面設計,畢業後在荷蘭政府出版及印刷局工作,至1991年創立Irma Boom Office。她歷年獲獎無數,包括成為著名的「古騰堡獎」史上最年輕得主;也曾替Prada基金會、法拉利、瑪莎拉蒂及香奈兒等名牌製作書本。「造書」能做到如此蜚聲國際,確實讓人敬佩,亦值得學習。

Irma Boom在香港設計營商周的演講。

首次接觸其作品,是多年前在英國留學之時,當時已經很欣賞。直至2014年,Boom來港出席設計營商周的講座,我才終能一睹其風采,兼現場細聽她的設計歷程。

Boom的演講有趣之處在於其個性,字裡行間充滿她沒修飾的情緒。自傲、滿足、嬲怒等,全然掛在臉上,是有血有肉的設計師。她説話平白直接、風趣幽默,沒什麼距離感。

在演說中,Boom提及她替美國編織藝術家Sheila Hicks設計的作品集《Sheila Hicks: Weavings as Metaphor》,這也是我最欣賞的作品。當年此書一出,Boom即憑它在德國Leipzig Book Fair奪得「The Most Beautiful Book in the World」金獎榮譽,一鳴驚人。

Irma Boom替美國編織藝術家Sheila Hicks設計的作品集《Sheila Hicks: Weavings as Metaphor》,製作了與布屑相似的絨毛書邊,展現質感。

「書不是平面,而是物體(Object)的呈現。」這是Irma Boom的設計原則。基於作者是編織藝術家,Boom便想到製作與布屑相似的絨毛書邊,展現質感。

Boom選取了一種鬆厚度(Bulk Factor)極高的內文紙。紙張纖維很鬆、內藏很多空氣,也同時很輕;每頁約厚0.13mm,416頁疊起來,厚度達56mm,成功把書口製成很自然地融合的「面」。然後,加工廠再在三面書口下功夫,配合特別的刀模啄磨書口,造成特殊的毛邊效果。讀者對此驚嘆不已,有人說像海綿、有人說像石膏、有人說像蛋糕,總之就是一件漂亮的雕塑品。

內文版式則設計得非常簡約,左版為設計描述,右版為編織品的圖像,沒有花巧,平實地呈現這195件作品。前言由哲學家Arthur Danto撰寫,Boom選擇以極大而搶眼的字型開始,然後逐漸縮小,最後縮到一個適合閱讀的字型尺寸;意圖以大字誘導讀者去細閱這深奧而精彩的文章。

然而,封面設計則讓出版社與Boom爭拗不休。她認為,Sheila的作品應面向更廣大的讀者群,不止那些對紡織有興趣的人;書內顏色已經夠豐富了,簡潔的白色封面,配以壓凹的編織品,最為合適。可是,出版社不滿回絕說:「我們從不出版白色封面的書,白色書不好賣,且容易弄髒。」其後,她再設計了過百個封面,身心俱疲,好幾次想放棄,甚至差點被委託人開除。但她還是堅持下來,雙方拉鋸不斷,直到最後,已經沒時間重新再做,出版社唯有妥協,拋下一句:「Well, let's do it!」,好設計因而誕生。

首刷不久後即一版再版。這不但是藝術品,也是暢銷商品。當初,保守的出版社說白色書不好賣;誰料這本「世界最美麗的書」能一印再印,經過市場洗禮,鐵證設計力有助銷售。

此書的設計過程殊不簡單,可是憑Irma Boom的堅持、傲氣及手藝,最終造就了這件匠心獨運的訊息雕塑。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20

塞爾瑪.拉格洛夫(Selma Lagerlöf)

21

伏爾泰(Volta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