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陸穎魚專欄】詩集的漂流/存在方式

法國哲學家笛卡兒的名言「我思故我在」(I think therefore I am),強調當我們進行思維時,我們當下便存在。對我來說,詩便是思維的過程,以詩句探索混沌世界,了解不明不白的自身;對他來說,找到對的人對的風景對的情緒,把鏡頭對焦,準備咔擦的過程,思維是光與影,是另一個他的存在。

暫且稱他做KF,我在詩生活遇見來台北讀書的香港年輕人,他說某日炎熱下午,在赤峰街走得累了,想找個地方休息,便走到我的書店。現在他已成為常客,常客意味著我認得他的臉,察覺到他早熟的孤獨與沉默,言談間,知道他有玩攝影,看過他手機裡的黑白照,那抽離世界的情感充滿孤苦,於是我說:「不如我們來為詩集拍照吧。」

他眼睛遲疑幾秒後,純真地笑著說好。最近我們為第一本詩集拍攝的照片,是馬來西亞詩人eL的《失去論》,三款黑白色照片,離不開黃昏的日落與虛驚的海洋,因為詩是這樣寫的:

已經許久我擁有蜂蜜
而沒有花朵
擁有貝殼
而沒有海洋
多希望
你離開之後
你還在。

把詩集帶出書店,以照片呈現它漂流/存在於世界的方式,是我和KF的目標,希望讀者用另一種角度,來感受詩的「在」。後來,我又興起拿起詩集來讀,剛好翻到:

你停止走路時
路仍然在。你停止唱歌時
歌仍然在。你停止喝酒時
酒仍然在。

那麼,當我們停止活著,生命還在嗎?

失去論
作者 / eL
出版 / 黑眼睛文化

陸穎魚

香港詩人,現居台北,「詩生活-詩人雜貨店」店長。作品曾獲「城市文學獎」、「中文文學創作獎」。著有詩集《淡水月亮》、《晚安晚安》、《抓住那個渾蛋》。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19

約翰・勒卡雷(John le Carré)

19

《戲台前後七十年——粵劇班政李奇峰》新書分享會

3:00pm-4:3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