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馮睎乾專欄】略評饒宗頤的《符號‧初文與字母──漢字樹》

很多年前已聽人說,「香港一日有饒宗頤,也不算是文化沙漠」,如今饒老仙逝,難道香港便真的成了沙漠?其實這片文化綠洲,向來也若存若亡。

饒宗頤儘管著作等身,但他的書一直不易找。到底是學術著作,一翻開,滿紙文言和各國死語言,大眾看得頭昏,甚少重印,書店也不多賣。除了詩詞選集,我從前也跳著看過饒公一些書,如《澄心論萃》、《梵學集》、《選堂集林.史林》、《文轍》等,現在一般書店皆不見有售。大家想一窺這位學術泰斗如何博大精深,也許只能從商務出版的《符號・初文與字母──漢字樹》(下文簡稱《符》)入手了。

《符》初版於1998年,2006年出第二版,算是饒公較普及的著作。既已印了兩版,有些地方卻一錯再錯,真的不吐不快。饒公寫成此書,已逾古稀,也許精神不足,致行文不暢,內容亦有錯訛:例如第36頁註釋1引柏拉圖論文字令人健忘,竟把《斐德羅篇》(Phaedrus)誤為《斐多篇》;第128頁引用「腓尼基人」的希臘文「Φοῖνιξ」,竟印出歪歪斜斜的手寫字體,而饒公說「Φοῖνιξ」本指「棕櫚」,似乎不知道更恰當的解法是「海棗」或「紫紅色」。這類值得商榷的地方還有不少。此書另一問題,是各章關係鬆散,給我的感覺是:饒公只是把幾篇題材相近而互不相干的文章,輯成一書。

全書最有趣的是第八章〈古陶符與閃族字母〉,作者運用驚人的古語言知識,對比半坡陶符與腓尼基字母,發現兩者形構相同的竟有20個之多,例如表示「A」的腓尼基字母寫作「K」,半坡陶符也有相同符號(但音義難以推斷)。饒公據此提出一個很有創意的假說:古代閃族人曾與西戎(即今陝西甘肅一帶)通商,選取了某些陶符製成字母,代替了楔形文書體。果真如此,那麼今天的國際語言英文,歸根究底可能源於中國古代大西北的陶符──因為古希臘人取腓尼基字製成希臘字母,而拉丁字母又取自希臘,輾轉相因,豈非天下文字出中國?

饒公的想像力無疑是迷人的,只是我對他的假說很有保留。不單這部書,看他別的學術著作,也常常覺得推論時跳躍太快,稍欠嚴謹。但假如你只想看看饒公的治學範疇和思考方法,《符》也算「平易近人」之作。它融合了考古學與民族學的最新資料,介紹中國近數十年出土的古陶器上的紋樣符號,上下中西地求索漢字的根本和枝葉,不妨視之為一部以文字為主角的偵探小說。

 

符號・初文與字母—漢字樹
作者 / 饒宗頤
出版 / 商務印書局

馮睎乾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22

丹.布朗(Dan Brown)

23

甄拔濤改編陳冠中小說《建豐二年》

8:0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