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ATUM Images專欄】《懼》

不少攝影師拍攝過香港城市景觀,《懼》的相片則不止於對這座城市某一處的紀錄,而是賦予人更多聯想和解讀,甚至想像它的未來。ATUM書評過往介紹外地的攝影作品,今次講講香港的攝影師。

我們的恐慌

無論是覆蓋整個畫面的紅色帷幕,還是颱風天在海傍緊抱棕欖樹的男人,這部攝影集內的作品總是有一種肅殺之感,好像所拍的景物脫離了時間,叫人凝視當下空間,作出回應。在攝影師高志強眼中,我們在直面甚麼恐懼呢?《懼》的英文名是「Agoraphobia」(懼曠症)──患者害怕人群擁擠的情況,尤其封閉空間當中,通常引發恐慌症狀。書名可能叫人想到香港主權移交多年,人們對這片土地的不確定;翻開攝影集,就會看到種種「懼曠」,可能是前路茫茫、可能是消費主義籠罩、可能是發展帶來的變更,逐一交由觀者去解讀。

城市景象

翻著攝影集仿彿跟著高志強穿梭於城市,每每在想個人對這一幕有甚麼感受,下一張照片又在呼應甚麼。其中一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彩色部份最後一張照片:清晨時份維港的燈光漸熄,等待人們起來過新的一天,只剩中間最後一抹紅色。通過他的意象或隱喻,我們在看這座城市本身,也在看自己對這座城市的感覺。

不看攝影

《懼》裡面的照片,很多是「wide shot」,畫面構成有多個元素──一襲光、一抹紅色、畫面左下方一個人影──抽離氣氛以及寧靜的感覺,讓人更容易要停下來閱讀照片。不過,高志強拍攝的並不是單純的城市景貌,照片好似沒有太多連貫性,但一次過看卻是貫穿「懼」的主題,「wide shot」背後其實有更多東西。像是森山大道的攝影,多年來一直拍街道,有人說是自《PROVOKE》時代以來的自成一格,有人覺得是舊酒新瓶;但是,如果抽離於欣賞攝影的角度,我們其實是在看一個老人,他從街頭而來,所拍的就是自己的世界,他所拍的事物、他的構圖、照片選擇,一一反映了這個人的價值、人生閱歷、創作觀念等等。筆者認為,看高志強的照片,不是在看攝影,而是在看他的世界。


攝影 / 高志強

ATUM Images

ATUM Images 攝影合作社於 2015 年由一群香港及台灣的獨立攝影師共同創立。ATUM關注人權、環保、時事等議題,曾為多家本地、國際媒體及圖片社拍攝,亦與多個非政府組織、企業或品牌合作。2017 年 6 月,ATUM於西環石塘咀開設實體空間「.jpg」,透過舉辦展覽及工作坊等,將攝影帶進社區,向公眾推廣紀實攝影以及其他攝影範疇。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22

丹.布朗(Dan Brown)

23

甄拔濤改編陳冠中小說《建豐二年》

8:0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