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專訪梁科慶:通往閱讀的橋樑

過去近二十年,梁科慶一直為年輕讀者們帶來閱讀的樂趣,他認為自己的小說,是引領年輕讀者繼續閱讀的橋樑。

剛獲2016/2017年度中學生好書龍虎榜「中學生最喜愛作家」的梁科慶,作品長年受中學生歡迎。或者讀者會以為他的校園生活一定與課外書為伴,但他坦言在中學時最愛踢足球,不愛看課外書,直至大學主修中文系時,發現同學們已讀過大量作品,才急起直追。「但可能因為我閱讀和寫作起步較遲,反而沒有包袱,可以任意創作」。

梁科慶創作的青少年小說,揉合不同元素,自1998年開始在《突破少年》連載的「特工阿Wing」系列,主角上天下海,敍述時也有時夾雜古詩、其他小說的人物和捉精靈等潮流玩意,在香港建立了獨樹一幟的風格。他透露最初結集「特工阿Wing」成《Q版特工》小說時,出版社也懷疑這種較為隨意的寫法手法會否成功,後來卻出乎意料地廣受讀者歡迎,並一直受到年輕讀者追捧,梁科慶認為是一種福氣。

《Q版特工》系列將出版第38集,而剛獲中學生好書龍虎榜「十大好書」的《Q版特工35──元朗故事》,以梁科慶成長的元朗廈村作為主角阿Wing被追殺的地點。

非為兒童而寫

沒有文學創作的包袱,令他的作品更具特色。香港的兒童文學向來重視價值觀的灌輸,但梁科慶認為年輕人讀物最忌說教,同時故事也不應寫得太白,才讓讀者有想像空間。因此與傳統的兒童文學不同,他的小說並非「為兒童而寫」,而是「從作品出發」,並不刻意灌輸價值觀(有時甚至隱藏自己的人生觀),才可以讓他任意發揮創作靈感。

香港的主流兒童文學的另一個特色,是故事通常圍繞著校園生活。但梁科慶的創作並不局限在校園,有時甚至衝出香港,例如特工阿Wing會勇闖北韓和車臣等地,加上較為天馬行空的內容,增加故事性。他覺得自己的作品可以說是老幼咸宜,比較像親子閱讀的作品。

事實上,梁科慶在這近20年間完成了38集《Q版特工》,有些早期讀者現時已為人父母,說不定真的會拿起當年的藏書,跟子女一起閱讀。

時代一直在轉變,但梁科慶認為不同年代的年輕人都同樣反叛,都經歷相似的問題,只要作品能引起共鳴,就能吸引一代代新讀者。

「當然主角也有他過人之處,但主角始終是平民化、親民的,跟普通人一樣有很多缺點,在故事中他都會選擇錯誤,跌倒後,起身再前行。就像其他年輕人一樣,會面對愛情、學業、信仰等不同的選擇,年輕人才會有共鳴。我們很多時會選擇錯的,錯了也不能返轉頭。雖然我的書不能指導讀者前路,但起碼是一種鼓勵。」

香港作家 香港視角

在《Q版特工》之後,梁科慶還創作《線上偵探》、《HoHo破奇案》和《神探大開》等小說系列,故事同樣不局限於香港和校園,主角有時現身元朗山背河,有時卻要飛往法國古堡,有時挑戰商界大鱷,有時應對恐怖份子,有時要解決國際政治陰謀,有時則處理校園懸案。梁科慶不諱言,無論場景去到多遠、主角應對的是否本地案件,角色始終以香港人的觀點出發。相比起翻譯小說,以香港視角、以香港作為背景的作品,當然更容易令本地讀者產生共鳴。梁科慶曾收到同事的短訊:「她一家人到南丫島的神風洞遊玩,兒子興奮地說記得某集《Q版特工》曾以神風洞作為故事背景,同事也詫異兒子為甚麼會記得這樣清楚!」

除了小說創作,梁科慶還發表過不少書評結集及介紹中國文學的作品,亦曾攻讀碩士和博士,研究《新兒童》和《突破》兩本針對兒童及青少年的本地雜誌,分析其文化意義。「我想研究《突破》雜誌,但無緣無故又不會寫成一本書,同時我也想讀書,就兩件事變作一件──讀博士研究《突破》。」梁科慶以寫小說那種較為隨意的創作方式,進行認真學術研究,他笑說也經常碰釘,不過最終還是能按照自己喜歡的方式完成論文。

梁科慶在嶺南大學攻讀碩士時,研究兒童文學家黃慶雲童編的《新兒童》,及後出版成《大時代裏的小雜誌》一書。

梁科慶在博士論文分析《突破》這本年輕人雜誌如何回應社會轉變,並將研究結果在《低調的吶喊》一書發表。

閱讀的橋樑

小說深受讀者歡迎、創作量豐富(約一至兩個月完成一部小說),都是梁科慶可當上全職作家的條件。但香港的出版巿場小,他更怕被巿場需求牽引,所以始終抗拒全職寫作。他認為只有工餘時候寫作,才可以隨心所欲寫出自己感興趣的題材。

現時梁科慶在香港中央圖書館香港文學資料室擔任館長,雖然終日與書為伴,但這工作反而令他明白建立閱讀習慣的困難。每逢假期結束前,他就看到學生們湧到圖書館,為的不是爭取時間讀課外書,而是完成學校派發的閱讀報告工作紙。他見到有些同學甚至不曾揭開書本,只是將封面和封底的資料抄一遍,完成這些工作紙,根本無助於學生建立閱讀興趣。梁科慶認為,香港的老師和家長要放下「閱讀一定要有得著」這個包袱。「對於年輕人來說,閱讀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階段,你不能要求太多,讀甚麼經典巨著呀,讀甚麼名著呀,反而會嚇怕他們,令他們不敢看。」

「我的想法反而是,你鍾意看甚麼就看甚麼,總之是看書就可以。最重要是形成一種習慣,令他長期閱讀,他覺得文字是有趣味的,自然就會繼續看書。」

他以自己的作品為例,當《三隻小豬》這類童話故事再無法滿足年輕讀者,但他們仍未有足夠耐性及閱歷欣賞《雙城記》、《紅樓夢》和劉以鬯的《對倒》等文學作品時,《Q版特工》等青少年小說就能成為一道橋樑,鞏固年輕人的閱讀習慣。儘管他們日後或者不再看《Q版特工》,但依然會繼續拿起其他書本閱讀。「就好像你小時候會看《Q版特工》,長大後不再看了,這是十分正常的。但當你視阿Wing為老朋友,有時也想看看老朋友的近況如何,就會再買來看。這就是《Q版特工》與『老讀者』的關係。」

近期,梁科慶在Facebook宣布因健康理由,計劃減少寫作甚至停產。希望《Q版特工》還是會一本一本出版下去,讓香港的年輕讀者不至於失去這道通往閱讀的橋樑。

梁科慶

香港作家,香港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哲學博士;現職香港中央圖書館香港文學資料室館長。作品曾屢獲獎項,包括 2016/2017 年度中學生好書龍虎榜「中學生最喜愛作家」。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23

同流讀戲劇場2017-18《不期而遇的男人》

8:00pm-10:00pm

24

《而又彷佛》羅樂敏的詩集分享會

7:3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