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城市觀鳥日記

每天我們都看到雀鳥飛翔、聽到牠們清脆的叫聲,但我們對雀鳥有多了解?我們帶著《香港觀鳥地圖》和《香港及華南鳥類》兩本書,跟隨香港觀鳥會觀鳥班的領隊和學員到訪九龍公園,認識在這個城市被忽視的小鄰居。

時間:早上八時
地點:九龍公園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此話一點也不假。早上八時,我們睡眼惺忪的在九龍公園集合。課程統籌及領隊李笑蘭解釋:

「最佳觀鳥時間為日出後兩小時,因為鳥兒都起床出來覓食,下午開始人聲嘈雜,就聽不到雀鳥的叫聲了。」

我們從《香港觀鳥地圖》一書讀到,九龍公園常見雀鳥有蒼背山雀、夜鷺、亞歷山大鸚鵡等等。當天,我們與學員邊在公園遊走,邊四處張望,尋找這些「目標人物」。一看到雀鳥的蹤影,就馬上透過望遠鏡觀察其特徵。牠們行動敏捷,加上部分外表相似,要辨認出不同種類的雀鳥絕不容易。李笑蘭不忙手持《香港及華南鳥類》,利用書中圖鑑協助學員認出雀鳥。

《香港觀鳥地圖》



李笑蘭利用《香港及華南鳥類》圖鑑,協助學員認出雀鳥。

短短三個多小時的觀鳥活動,我們竟然看到超過20種雀鳥,李笑蘭也笑言我們真有「新手運」。她說,根據香港鳥類名錄2017年9月的公布,香港鳥類數目總數有549種,當中兩成為留鳥(即全年在本地逗留及繁殖的鳥類),其餘的則為候鳥。「中國幅員廣闊,都只記錄了約1,500種鳥類,以香港面積來說,鳥類比例算很多。」她說。 李笑蘭解釋,香港擁有如此豐富的雀鳥品種,有賴於其生境多樣性(habitat diversity)。

「香港雖然有很多高樓大廈,但也有好像九龍公園的城市綠洲,讓雀鳥飛過時可以停留休息;另外也有濕地、水塘、農地、長海岸線、岩石、外島及山巒,為不同種類的雀鳥提供不同的棲息環境。」

(左起)學員Ron和Sophia

「一種鳥類的消失,影響的不單是一個物種,更會影響牠們的捕獵者和獵物的生態,從而危害生物多樣性,所以我們要好好保護牠們。」--學員Ron

「大家覺得麻雀很常見,未必會特別去留意牠們,但如果有天牠們突然消失,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學員Sophia

現時城市發展急速,不少自然環境受到破壞。這不但會影響雀鳥的生態,也會令部分雀鳥從此離開香港。「我聽到不少觀鳥前輩感嘆,有些以前在香港常見的鳥類,現在再也見不到了。」例如六十年代本港常見鳥類禾花雀,因棲生地受到破壞,以及非法捕獵情況嚴重,現已屬「極度瀕危」級別。李笑蘭認為,城市發展固然重要,但也要與自然環境取得平衡。「地球不只有人居住,也是雀鳥以及很多野生動物的居所。」


在九龍公園的雀鳥

紅耳鵯在享受著遊人留下的美食。其實公園的環境已為鳥兒提供足夠食物,不用人類額外提供。

低頭喝水的白鶺鴒。

我們在百鳥苑外的瀑布,發現正在洗澡的白腰文鳥。

叉尾太陽鳥是香港常見留鳥,牠那長而彎的鳥喙能方便吸食花蜜。

夜鷺主要捕食魚、蛙等水生動物,所以在公園水池附近不難發現牠的蹤影。

公園內有不少亞歷山大鸚鵡,其明顯的特徵是綠色羽毛和長尾巴。

我們聽到響亮如笛聲的鳥鳴,追尋聲音來源,找到了黑領椋鳥。

珠頸斑鳩貌似原鴿,不過牠們的頸項有條滿佈白點的黑頸帶。

褐翅鴉鵑俗稱「大毛雞」;「鳥如其名」,有褐色的翅膀,通常只聞其聲不見其影。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23

同流讀戲劇場2017-18《不期而遇的男人》

8:00pm-10:00pm

24

《而又彷佛》羅樂敏的詩集分享會

7:3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