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文章

【陸穎魚專欄】後腦勺比較哀傷

楊德昌是個拍電影的人,但他寫的故事總是流竄著曖昧詩意。我是這樣深信的,他鏡頭下的城市永恆是個玻璃易碎的龐大迷宮,人們在迷宮裡尋求出口,往往要付出代價,又或者,所謂代價不過是有得有失的成長。

【陸穎魚專欄】再見淡水有河BOOK

中學時我最歡喜跑公共圖書館借書看,那時候想當文藝少女,也借過米蘭.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但是讀不懂,與他的緣分就無疾而終。是的,我最早期是讀小說的人,直至大學畢業那年才接觸現代詩,而因為詩的緣故,我第一間認識的香港獨立書店便是旺角序言書室。

【陸穎魚專欄】詩集的漂流/存在方式

法國哲學家笛卡兒的名言「我思故我在」(I think therefore I am),強調當我們進行思維時,我們當下便存在。對我來說,詩便是思維的過程,以詩句探索混沌世界,了解不明不白的自身;對他來說,找到對的人對的風景對的情緒,把鏡頭對焦,準備咔擦的過程,思維是光與影,是另一個他的存在。

【陸穎魚專欄】香港街道的詩意

七月回香港書展參加活動,八日七夜行程幾乎離不開港島區,一個人走在路上,眼睛好奇且貪心地「看著」這個熱鬧城市,從觀察中欣賞每幢高樓大廈的精緻稜角,並為它們拍照;中環高級大型商場的冷氣一如以往強勁,男男女女都穿得驕傲和漂亮;灣仔地鐵站外的斑馬線,香港人擦著彼此影子如常急速地流逝;舊式茶餐廳的「是日午餐」仍然展現著人情味道的手寫字體⋯⋯

Composed Upon Westminster Bridge, September 3, 1802

The sweltering heat may probably continue in Hong Kong throughout the month of September. In some parts of the world, however, September is the most glorious month. William Wordsworth, one of the greatest English poets, glorified the spectacular autumn scenes in this much-loved poem.

Success!

Thanks for subscribing.

20

塞爾瑪.拉格洛夫(Selma Lagerlöf)

21

伏爾泰(Voltaire)